C

热爱聚合又离散的鸟群。

回到顶部

[永七] Do While 语句(下)

一碎碎念就收不住x


以及果然让起名困难症起名的后果就是迫使你翻书:3

do-while是无论如何先执行一次循环体语句中的内容,然后再判断表达式并循环。是试错。是交付血肉之躯破坏第一颗黑核,然后再判断牺牲是否值得和应该继续。这种循环不再以七天期限为终止,而是以名为先驱者的实验数据和胜利的结果背书。

他们既是幸运儿,又是因为拥有坚定结局而一身轻松的人,尤其当还有属于两个人的旅途去回收那所有的留待死后诉说的话语。这样看来反而没有什么捅刀的痕迹了。

虽然是个沉迷挖掘C梗的四月,却比起之前的故事更有种复古的暗色调,属于废土的贫瘠和属于结尾温室花朵的冷淡温馨,像爵士乐诞生之初一样的物质短缺和自由灵活,暗藏无数的可能性。

他们身上展露的搭档面多过情人面,于爱情世界,没有强调一点利害性, 却无处不在告诉你他们作为两个有趣而独立的人会走到一起并互相救赎的必然,于是,一举一动下带出的任何细节都在成为他们的人证物证,这就是四月的晏赛。

对,这也是个100%或0的问题,放弃中间概率,乃至挑战他们各自的原则地自然存在着,大概就是A口中的天生一对吧w

长久以来投喂感谢!XD

布都御魂:

 @Chaz 我改不动了,虽然我觉得改后依然很难看......许愿你看完不会想要lofter关闭加班启动.....[


chaz生贺文,上篇点我


除晏华/赛斯外无明显cp向
主要人物:晏华,赛斯,雷切尔,珈儿,璐璐
牺牲结局,碎片描写


都ok的话就向下看吧↓


----------------------------------------------------------


11


 


雷切尔当然还在研究所,但他破天荒的离开了实验室。晏华带着赛斯穿过C3区、C4区、C5区的一片混乱抵达D1区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他的老朋友居然明晃晃地站在研究所大门口迎接他们。


 


“我以为要找到你还得玩一遍躲猫猫游戏。”晏华沉默了一下,吐出一句干巴巴的话来。


 


“随便谁在刚刚那一波地震下都没法专心做事吧。”雷切尔难得没有发出他标志性的笑声,“这时候来找我,我猜你应该是下了什么决心?”


 


“算是。”晏华道,“你的进展如何?现在给我看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吧。”


 


“当然,”雷切尔的眼罩跳出个爱心来,“跟我来吧,带你看惊喜。顺便问一句,你旁边那位朋友是你带来的志愿者吗?”


 


“不……”


 


“是的,我是。”赛斯截下了晏华的话,冲雷切尔点点头,“麻烦你带路了。”


 


 


 


 


12


 


“璐璐,你怎么样?”


 


很显然,“跟随星星的指引就能够一直处于安全的境况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尤其在白天。他们刚刚已经和好几波魔兽正面遇上,还是靠新式的改装枪才顺利逃过一劫。


 


“没问题,一点小伤,”璐璐不是很在意地瞥了一眼自己鲜血淋漓的右臂,“没想到你这个菜鸟还挺靠谱的?”


 


“当然,我在队里各项成绩都是第一。”青年笑了,向对方证明自己“可靠”的感觉很好,“爱缪莎小姐在选我之前也是看过我的成绩单的。”


 


“还不错。”璐璐评价道,“别浪费时间了,快点走吧。”


 


“走哪边?”


 


“……”


 


“你不会……呃,是路痴吧?”


 


“怎,怎么可能。”璐璐瞪了青年一眼,按了按额角,“只是有点头痛罢了,往这边走啦。”


 


“等等,我虽然好几年没上来了,但那条路是通往中央城区的吧……我们不是要去找雯梓吗?”


 


“你少说一句话不会怎样的!”


 


 


 


 


13


 


“那么赛斯先生,请到这边来,我需要先给你的身体做个快速的检查。”


 


“我好像有说过他不是志愿者?”


 


“志愿与否取决于被试本人,和家属——呃,好吧,他的朋友之类的没有任何关系。”雷切尔道,“那么我再确认一下,赛斯先生确定是想要参加实验的吧?放心,理论上基本没什么副作用,而且先前已经在大量其他动物身上做过实验,只是没有平移到人体进行罢了……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我相信你有充分的预备方案。”赛斯笑,“我还相信华仔不会看错人。来吧。”


 


“……”


 


晏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两人迅速达成了将他排除在外的共识。雷切尔引导赛斯站到身体检查的仪器前,对他进行了简短而全面的检查,测试结果当然是健康的;随后,他们绕到后面的房间,把他这个“无关者”完全隔绝掉了。按雷切尔的话说,实验过程为了确保被试的隐私信息安全,需要保证完全封闭的环境;换言之就是“不管里面发生了啥,你都不准看。”


 


晏华理智上很能理解并且接受,但心里的某个其他地方却觉得这有点怪怪的。好在雷切尔非常了解他这位老朋友的一些习惯动作内在的含义,在将赛斯引导到另一个房间里之后,他又重新折回来。


 


“你应该早知道我在自己身上做过实验吧?”雷切尔道,他那十分特别的眼罩在实验室的灯光下将他衬托得更加不像一个普通意义上的“人”,“你在担心什么?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


 


“我不知道。”晏华诚实地回答,“事实上我跟你同样对这种事非常陌生。”


 


“有意思。”雷切尔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老朋友,由于他的眼睛被眼罩遮住的关系,晏华并不能知道此刻雷切尔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安心吧,我保证有95%的几率是无损的,在5%里还有4.9%只会造成微小的损伤,实验失败概率基本为零,其他损失……我想你应该比我要更清楚。不过你这反应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证明你并不像你通常想象的那么无情。”


 


“概率算的这么精确啊。”晏华挑了挑眉,“你是在变相向我透露你用了多少实验动物吗?那么我会认真计算的,并且将这部分数额从中央庭给你的补助中间扣去。”


 


“……”雷切尔沉默了一下,“在这种时候跟你说话就是个错误,我要进去看他的情况了。”


 


……没错。晏华看着雷切尔进入里间实验室关上门,在心里赞同了一下对方的观点。他一向是个善于找出别人弱点的人,但是这不代表他以挑刺和挖苦为乐;只有在心情不稳定的时候他才会放任这种本能释放,给周围人的心灵造成无差别创伤。


 


上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是在五年前。那时候研究所还叫古研所,中央庭预备要和安托涅瓦一起工作的另一个姑娘在亲自带领初成型的中央庭军解决古研所里涌动的魔兽的过程中,被意外发现的炸弹炸成了灰。责任如果要追究下来,没能远程拆弹成功的晏华无疑是第一责任人,但那时没人想怪罪他。晏华自己也说过只有60%的成功率。尽管如此,那段时间晏华还是表现出了不对劲,最突出的就是他比从前更加频繁地一些细枝末节的事上挑刺,直到时间过了有一个多月,才恢复相对正常的频率。这些东西中央庭的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部下更是只以为他们的长官最近要求更严格了,而雷切尔不在此列。他善于发现很多事,很多细节,并且记住那些甚至连本人都不会有印象的东西。


 


……可现在又和那时不同。晏华眼底暗了暗,现在没有发生真正不好的事情,加上雷切尔的预估概率——他对他的老友在这方面的信誉还是很有信心的——也比当初那个60%好了不要太多,但他仍然产生了强烈的情绪不稳。


 


这不对。


 


 


 


 


14


 


等珈儿、泰丝拉和菲尼克挨过剧烈的震动好不容易赶到西比尔值班的办公室时,迎接他们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


 


“……什么……”珈儿有点愣,“怎么回事……?”


 


“走廊是两边通的,”菲尼克指了指办公室外面,“老师应该是从那边离开了,时间不会太久,我们跟过去。”


 


“好!……等等,”珈儿回头看了一眼,“泰丝拉,你留在这里。”


 


“我?”泰丝拉愣了,“为什么?”


 


“我很难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珈儿的声音低了一点,“也许从这里出去我就加入中央庭了,也许我会直接冲到地面上——如果有什么东西把地下城的上层壁垒打破的话。我永远没办法平静地融入地下城的新生活,现在的情况对珈儿来说是千载难逢的转机,但对泰丝拉不同。”


 


“说什么傻话。”泰丝拉笑了,“你指望我一个人在这里吃着东西看那些魔兽欺负你吗?别想了,走吧。泰丝拉整个人都已经为这件事准备好了——你说去哪里?中央庭怎么走?”


 


“……我们先跟着老师离开的方向去看看,找不到老师的话我们就去中央庭。”珈儿道,“菲尼克学长,你呢?”


 


 


 


 


15


 


“这是五行阵?”被雯梓带着走到东方古街核心地域的时候,璐璐明显吃了一惊。


 


“它现在已经完全不是能保护东方古街的阵法了。”雯梓叹了口气,“虽然我一直在坚持东方古街必须保持它原本的样子,但是……我自己就算了,我也不想其他的住民为它牺牲。”


 


“这是控制阵法的东西吗?”跟着璐璐的青年看着在五行阵中隐隐浮现的黑色小方块,问道,“能破坏吗?”


 


“如果能的话我早在它开始暴动的时候就破坏掉它了。”雯梓没好气道,“它似乎在源源不断地吸取东方古街的生命力,我本来还没有感觉,直到两天前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孩子突然在街头猝死……”


 


“那么是说它只需要吸收足够的生命力就会满足,还是说它会变得越来越强?”


 


“这种东西谁会知道啊!”璐璐终于忍不住敲上了青年的头,“你是蓝猫淘气三千问吗!”


 


“我是觉得我们可以试试。”青年认真地提议,“比如,我去摸一下那个东西,然后你们看看它的颜色有什么变化?”


 


“哼,你死了我可不会给你收尸。”


 


“如果情况不对,你快速拿着我的枪跑路就好。”


 


“……喂!”


 


“也不是不能一试。”一直沉默的雯梓突然开口,“让我来吧,毕竟这里是东方古街。”


 


“雯梓姐!”


 


“那么你们注意看好了。”


 


青年突然推开雯梓,向前跨了一步扑向那个黑色的方块,“我尽可能和它接触更长的时间,如果你们能看出什么变化,就喊一声,我会马上停下。”


 


“等等——你——”


 


“我开始了!”


 


 


 


 


 


16


 


“通讯修复完成了。”薇拉拨通了安托涅瓦的电话,向对面汇报情况,“联系到晏华吗,他在做什么?”


 


“接不到他。”安托涅瓦道,“他现在似乎在一个被彻底屏蔽的区域。”


 


“那我就代劳他的工作了,稍后汇报。”薇拉的声线没什么起伏,挂断电话后看着来人,“你们是来报名征兵的吗?”


 


西比尔向她一点头,“对,我听说现在需要很多志愿者。”


 


“中央庭没有发出这种通告。”薇拉皱眉,“你是在哪里看到的消息?”


 


“什么?”西比尔错愕地拿出手机,“这条召集短信难道不是你们向全体公民发布的吗?”


 


“……”薇拉凑近看了一眼,“这个号码的确是中央庭的官方广播号。但我不记得有这么一个……稍等,我接个电话。”


 


薇拉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机,走到一个离西比尔稍远些的地方,压低了声音回应对方的话,“是吗?我了解了,会帮你留意的。”


 


“好了。”放下手机后,薇拉向西比尔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跟上自己,“我也是刚刚才接到通知,我们确实需要大量志愿者。但有一件事我要事先说明——无论接下来你会遇到什么,最终的结果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你确定要加入吗?”


 


“确定。”


 


“那么走吧,这里有通道可以直接抵达我们的目的地。”


 


 


 


17


 


“呃啊——”青年的脸有些痛苦地扭曲起来,“有……有什么变化吗……?”


 


“你再坚持两秒!”璐璐向他喊,“我看到——好了!停吧!”


 


“哈、哈……”青年喘着气,“怎么样?”


 


“颜色好像变浅了一点。”雯梓道,“颜色上我也不确定,但我确信暴动的五行阵是比刚刚更加安静了。”


 


“那意思就是说它的确是以人的生命力为食的,只要吃够了就会休息。”青年露出个虚弱的微笑,“让我再试试……”


 


“你这样真的会死的。”璐璐瞪了他一眼,“我来——”


 


她想要触摸那个小方块的动作被打断了。璐璐回头,看到雯梓轻轻拨开她的手,“它的变化太小了。我猜即使把我们三个人的生命力都填进去也不够用……接下来的事不是你们的工作了。”


 


“什么?”


 


“你扶着他先进来休息一下,”雯梓不答她的话,推开了门,“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18


 


“你打算做什么?”赛斯坐在移动平台上,问进门的雷切尔。


 


“你一直没问,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无条件奉献主义呢。”雷切尔笑了,“怎么,晏华没和你说?”


 


“我?我跟他没你想的那么熟,他又不是事事都跟我说。”赛斯摇摇头。


 


“……是吗。”雷切尔没作什么评价,“不过你问了他也没用,他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跟他也‘没那么熟’。”


 


“……”


 


赛斯非常怪异地看了雷切尔一眼,随后转开目光。他隐隐觉得对方在想什么和当下的情景没有关系的奇怪事情。“我看了希罗的论文——参考文献里有好几篇是你的,我猜你们互相之间一直有合作?”


 


“希罗?差不多吧,不过合作终止于5个月前。”雷切尔道,“对,就是他非要发表那篇论文的时候。希罗太理想化了,又或者他太顾及公众的心情了,居然可以发表出那种对科学不负责任的东西……如果只是为了安抚人心的话也有点太过了。那么其实你是主动来找我的?”


 


“啊,所以呢?”


 


“没什么。”雷切尔耸耸肩,转开了话题,“那么接下来我简短说明一下吧,然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参与实验。我猜你会找到自己期待的东西的。”


 


 


 


 


 


19


 


实验者的征集过程出乎意料地非常顺利。


 


当薇拉和西比尔乘着秘密通道里的高速运输车抵达研究所的时候,安托涅瓦已经连续接待了七八个自愿报名的人,其中包括三名高中生。此外,来自东方古街的电话传达了地上战场的第一批情报,还带来了更多愿意加入中央庭队伍的有生力量,帮助中央庭建立起了通讯恢复后地下城与地面上最及时的联络系统。


 


“黑核一共有八个,”巡查归来的妮维风风火火地冲进安托涅瓦的办公室,“最新消息,艾露比从旧城区发回来的情报——她‘白鸟’的一个成员在更远的区域,以前的旧港口发现了黑核的痕迹。”


 


“我了解了。”安托涅瓦点点头,“和爱缪莎的塔罗牌所显示的情况相同。按照雷切尔给我的数据,要给这些黑核一个归宿,我们至少需要40个志愿者。”


 


“……”妮维愣了一下,“已经开始了?晏华知道吗?”


 


“雷切尔说晏华给他带去了第一个志愿者,真是有点难以置信呢。”站在一旁的爱缪莎吐吐舌头,“他没你想的那么顽于抵抗啦,我甚至怀疑如果雷切尔早点把这事跟晏华说,他会是第一个公开支持的人——不要这么惊讶嘛,晏华其实一直很清醒,他只不过总爱把‘最大化减少损失’这种重担全揽在自己身上而已。但真的到了必须行动的时候,为了大局他是一点也不会犹豫的。”


 


“总之,接下来有些事情要交给你了。更具体的东西你可以和薇拉沟通。”安托涅瓦道,“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必了。”妮维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准备这一战已经准备了有两年,随时可以出击,请分配任务吧。”


 


 


 


 


 


 


 


20


 


“所以这是一种加强体力的过程?”


 


听雷切尔叙述他的实验原理和目的,无论对谁而言都是非常颠覆的过程。赛斯沉默了很久,最终选了一个最无害的方式来发问,“我没想到还有别人也想接替神官的工作。”


 


“希罗吗?”雷切尔似乎并不意外,“他……不算吧,虽然发那篇论文的时候我猜他是有安抚民众的意思,但更多的恐怕是他根本不想让黑核被破坏。”


 


“……!”


 


“他是个真正的科学疯子。”雷切尔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来,“而我嘛……我还算有点良知,所以现在也依然能和中央庭的头脑做朋友。嗯,这大概是保持善良的一点意外回馈吧。”


 


“……”


 


话题的转变让赛斯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稍稍怔了一下后,他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哭笑不得——以雷切尔超乎寻常的提及晏华的频率,对方似乎一直在拼命跟他暗示什么东西,奈何这位科学家好像打定了主意不把话说明白,赛斯只好凭他二十几年的人生经验胡乱猜测,“你好像和晏华约定了什么事?”


 


“嗯?没有。”雷切尔快速转移话题,“好了,信息交换完成,所以你的决定是?”


 


我就知道会这样。赛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然,我接受,开始吧。”


 


 


 


 


21


 


在地下城苟延残喘的日子结束了。


 


黑雾的陡然上升让整个地面的魔兽都像打了兴奋剂,其中一小部分同伴似乎变异为了智慧生物体,开始有目的地寻找地下壁垒最薄弱的地方。最终,在一群巨阙和泰坦的持续攻击下,B2区率先变成了地下沦陷区,整个高校集团变得比最热闹的菜市场还要混乱。军队紧急将魔兽入侵的范围控制在B区内,研究所新制的武器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局面暂时被控制下来,但最核心的问题仍然非常棘手——东方古街的最新情报是,黑核似乎有些自愈的能力,也就是说如果不能一次性让它完全被净化,它很有可能会逐渐恢复以往的力量。


 


“我早就说过那时候不能把它放在一边。”璐璐咬了咬唇,“如果那时候你们不拦着我,说不定这玩意早就被净化掉了,现在……”


 


“那样你就会死掉。”雯梓道,“而且如果你看到中央庭发过来的报告——在不进行特殊改造的情况下,一颗黑核至少得100个人才能净化,这个数量不是我们承担的起的。”


 


“我觉得雯梓说的是对的。”青年已经习惯了省掉“小姐”两个字来称呼其他人,“你冲上去顶多是拖延一点黑核自净的时间,根本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自己那么冲动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评判我。”璐璐瞪他,“是谁第一个去摸的?”


 


“……我那是试探……”


 


“那也一样!”


 


“好吧。”青年叹了一口气,转向雯梓,“你之前说的中央庭招收志愿者的事,我能不能去试试?”


 


“你吗?”雯梓打量了一下他,“大概不行吧,身体检测你通不过的,毕竟你在十天内摸过黑核嘛。”


 


“……”


 


“……扑哧。”璐璐忍不住笑了,“雯梓姐,那我呢?”


 


“应该没问题。”雯梓点点头,“如果你有这个打算的话,等我把东方古街这边的收尾工作做完就陪你一起。”


 


“……我……”


 


“你还是安心留在这养病吧。”雯梓道,“别露出那么沮丧的表情,这可是很重要的任务。我已经把整个东方古街的未来都交给你了。”


 


 


 


 


 


22


 


“很显然你的朋友觉悟很高。”雷切尔带着赛斯从里间出来的时候,以一种非常轻松的口气向晏华陈述着事实,“嗯……按我对你的了解,我现在是不是只需要问你愿不愿意就行了?”


 


我的确有在你身上装窃听器。晏华耸耸肩,没把事情说出来,但也并不否认这个言下的意思,“事实上你还不够了解我,真正了解我的人,会连问都不问。”


 


“……”雷切尔在晏华和赛斯之间看了一圈,眼罩冒出一串乱码,“我深切谴责你这种句句话都在挖坑和暗示的行为。”


 


晏华挑了挑眉。他意识到自己还没完全从那个不正常的挑刺状态里出来,但已经开始非常坦然地面对这件事,“这没办法,你得原谅你的老朋友,毕竟他和你之间的有效交流大部分都是通过暗示来进行的。”


 


“我说……”赛斯看了看两个人,回想起雷切尔刚刚种种不正常的举动,感觉自己好像理解了什么,“你们能换个时间再互相暗示吗……?”


 


“也可以。”晏华放松了肩膀,绕过雷切尔走到里间实验室门口,“那么先干正事吧,其他的闲话就全部留到死后再说。”


 


“真像你的风格。”雷切尔嘟囔了一句,紧跟着进了实验室,没关门。


 


 


 


 


 


23


 


“B4区在沦陷的边缘了!重复一遍,B4区在沦陷的边缘了!”


 


“我们还有多少人手可用?”薇拉在一片混乱中打开了和晏华单向联系的设备,“不要告诉我你对这种情况没有准备,不然我现在就以下犯上提着枪打爆你的头。”


 


“那么我希望你的枪法是准的。”晏华道,“放弃B4区,现在调用第三支队所有可用人手开始掩护我们进入地面战场,需要我重复一遍吗?”


 


“什——”在旁边听的妮维有些不可置信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我没听错,他说的是特种兵部队的第三支队吗?”


 


“妮维也在?”晏华稍稍有些意外,“妮维负责调人手,薇拉……你们离研究所现在有多远?”


 


“我还在进行最后一批志愿者的护送,下次抵达研究所是五分钟后。这是已经确定的指令吗?”


 


“是。保护好研究所,在所有人准备就绪前不要出发。”


 


“那你呢?”妮维忍不住问,“需要整个第三支队掩护,你们要做什么?”


 


“时间很紧,我会带第一队人去突击最近的黑核。”晏华道,“后面一切以安托涅瓦的指令为准。”


 


 


 


 


 


24


 


“中央城区解放成功。”


 


安托涅瓦面前的屏幕上跳出来一句话,像在宣告两个时代的界分点,“请求下一步指示。”


 


“伤亡情况如何?”安托涅瓦停了停,在回复栏敲出一行字来。


 


“第三支队有1/3死亡,1/2受伤,受伤士兵中仍然可参加战斗的有百分之八十。”那边瞬间给出了回复,就好像是机器人在控制对面的机器,“志愿者全部死亡,黑核净化成功,请求下一步指示。”


 


“地下城B区沦陷情况如何?”


 


“目前B1-B5区全部沦陷,由于中央城区黑核被净化的缘故沦陷进度得到抑制,守备军在试图夺回沦陷区域保护群众,请求下一步指示。”


 


“从第二支队抽调1/2的远程射手支援地上战场,和第三支队会合后带五名志愿者前往东方古街。”


 


“收到指示,已发送给相关终端。还有其他指示吗?”


 


“……一切小心。”


 


“无关语句,已收入备忘录。还有其他指示吗?”


 


“没有了,结束。”


 


 


 


 


 


25


 


“感谢为这个时代做出牺牲的所有人。”


 


“哎?”购物街来来往往的人潮中,和朋友走在一起的女孩子突然停下了脚步,“小悠,等一下等一下。”


 


“什么?”


 


“看那边。”女孩子指了指闪烁的大屏幕,那上面有一个打扮非常与众不同的女人在说话。


 


“我将这段话从中央庭内部广播发送至全地下城,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对这场战争抱有信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不得不暂时重新陷入怪物的包围,失去安逸的环境,甚至失去重要的同伴,但是……”


 


“这什么啊……”小悠只看了一眼就转开头,拉着朋友离开,“地下城?中央庭?怪物?我说,你什么时候对二次元有兴趣了?”


 


“喂不要拽我啦!……就是觉得有点熟悉嘛,忍不住停下来听一下……好啦我坦白我确实上个月被男神安利了很多动漫行了吧!不要露出那种笑!”


 


“……请不要惊慌,中央庭永远站在你们身前,最终的胜利一定是属于这个世界的。”


 


那个屏幕抖动了一下,好像挣扎着还想播放些什么东西,但最后仍然是暗下去了。


 


 


 


 


 


 


没什么用的注释X5:


1.题目的Do While语句就是直到型循环语句。


2.和安托涅瓦通讯的人是莱奥斯。


3.五年前在研究所被炸死的人是女指,和璐璐一起到地面上去的是男指。


4.第一颗黑核的净化是最艰难的,在第一颗黑核被净化后地面上的情况就会逐渐得到缓解。所以第一批人需要调用一整个支队的特种兵,晏华还必须亲自作志愿者随行。


5.志愿者总名单:(参考文献:《史前人类研究》(著者佚名)第四卷第八章,关于黑门的记录)


中央庭:薇拉 赛哈姆 爱缪莎 安托涅瓦 雷切尔


高校学园:泰丝拉 珈儿 西比尔 璃璃子 菲尼克


东方古街:璐璐 伽梨耶 虎彻 雯梓 钟函谷


中央城区:赛斯 晏华 丽 巫殷 巴裘拉


研究所:穆娅 达格 尤梨 羽弥 零


海湾侧城:夏狩 奥露西娅 李若胤 阿岚 瞬 


旧城区:艾露比 米菈 妮维 千藻诗歌 乌鹭


港湾区:幽桐 濑由衣 柯路诺 芙罗拉 罗纳克

评论
热度(52)
  1. C布都御魂 转载了此文字
    让起名困难症起名的后果就是迫使你翻书:3do-while是无论如何先执行一次循环体语句中的内容,然后...
©C | Powered by LOFTER